学习监察法文章 篇七

浏览数:11

法治,就是“良法善治”。监察法作为反腐败国家立法,是一部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、基础性作用的法律,是反腐败工作法治化的重要里程碑,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成果进一步固化为法律制度。形象地说,其意义在于“名正”“言顺”,如“车之两轮,鸟之双翼”。首先是宪法修正案的通过,确立监察委员会作为国家机构的宪法地位,由“一府两院”变成“一府一委两院”,需要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进行规范和调整,为其履责提供法律基础。其次是监察法明确了监察委员会的产生和职责,实现了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,赋予了监察机关必要的权限,严格规范了监察程序,加强了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,这对于运用法治思维、法治方式、法律制度来反对腐败,提高依法惩治腐败的能力,无疑是增加了充分的法律依据。深入学习贯彻监察法,把握好监督调查处置的职责定位,是监委有效行使监察权、更好发挥自身作用的关键。

监委履责的本质属性是监督,突出一个“公”字。监委成立后,帮助纪检监察干部弄清监委“是干什么的”,这是监委履行职责的前提。监察法规定,监委的首要职责是监督,针对的是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,主要监督检查他们依法履职、秉公用权、廉洁从政从业以及道德操守等情况。实践中,我们将确定监察对象范围,作为监委履行职责的“先手棋”,以“是否行使公权力”为主要依据,经过4轮调查摸底、研究分析和筛选工作,将监察范围逐步规范,最终确定监察对象由原来的1504名增加到现在的5692名,使监察对象由“狭义政府”转变为“广义政府”,补齐行政监察范围过窄的“空白”,实现了监察全覆盖,为监委履行职责找到了“靶子”。而有效管用的监督方式是充分履行职责的保障,实践中,我们积极探索,采取多种手段,着力在抓早抓小上下功夫,全面摸清“树木”与“森林”的情况,以便把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,避免“要么好干部,要么阶下囚”的现象。

监委履责的威慑手段是调查,突出一个“法”字。对调查职责的履行,主要体现在12项调查措施的使用上,这其中,每一项调查措施都规定了严格的程序和限制条件,对证据的合法性也作了明确要求。其中,留置是最受瞩目的措施,用留置取代“两规”措施,是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在反腐败领域的集中体现,有利于解决长期困扰我们的法治难题。实践中,我们结合实际制定了一整套调查措施使用办法,从启动程序、审批流程、全程留痕等方面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。如在查办全省首例留置案件中,严格按照刑事诉讼证据标准调查取证,细化审批流程,规范工作程序,在审批、执行、文书、保障、留痕等方面做到规范有序,全要素运用12项调查措施,仅用29天就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高质量完成审查调查各项工作,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调查措施实践样本。

监委履责的实效体现是处置,突出一个“度”字。处置,是监察机关的一项重要职责,是监督调查实效的体现和保障。监察法第四十五条规定了监察机关根据监督、调查结果,依法履行处置职责的几种方式,主要目的是规范和保障监察机关的处置工作,既防止监察机关滥用处置权限,也保证监察机关依法履行处置职责。实践中,我们充分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综合运用谈话提醒、函询、政务处分、处理建议、问责、移送起诉、提出监察建议等方式,既抓早抓小、治病救人,又体现了标本兼治,实现纪法分开、纪严于法、纪在法前。同时,做好案件调查“后半篇文章”,如在查办全省首例留置案件中,针对涉案人员的身份不能由监委作出政务处分的特殊情况,发函建议案发单位及时解除劳动合同,同步推进对案发单位内违纪违法行为的全面检视和清查,深入分析案发单位在管理制度、机制等方面存在的漏洞,及时提出监察建议,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问责。

“学”无止境,“做”在路上。在无经验可循、无先例可依的情况下,我们破冰前行,严格规范并全要素运用12项调查措施,把党委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落实到具体的审查调查工作中,取得了阶段性成效,彰显了监察法的政治性。但也存在监督有待做细做实、纪法和法法衔接有待融合等问题,亟待在实践中进一步把握监察法的科学内涵,深学深悟、笃信笃行,在宣传培训、贯彻执行、监督检查上再发力,推动监委履责更充分、更高效,以充分释放监察法惩治腐败的巨大威力。


Baidu